沙去了哪里? Whither our Sand?

马来西亚自然之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3年10月22日记者会文告 

马来西亚自然之友担心,我国当前采沙的情况将带来更多环境问题,影响社会和经济。沙石需求不断增加,因此造成过度开采和非法开采。

我国在2011年发出1,036张开采沙石执照,总共生产了37,339,082吨。除了这个官方数字,还有偷采和违反条例开采的,可能有几百万吨。

多年来不断有偷采沙新闻报道。有的还涉及贿赂,或给好处,以便获得或更快获得采沙执照,或让非法采沙运沙者免受对付。不管合法还是非法采沙,都改变了很多地方的地貌,破坏了环境,甚至引发意外事故和造成人命伤亡。

这些沙去了哪里?这些沙被用于建筑、填土、做人工岛、加固海岸线、等等。我国禁止出口沙;只有硅砂除外。但是有人私运出国。例如,我国反贪污委员会的报告说,在2010年,就破获一个偷运沙到邻国的集团。

我们预料,我国会开采更多沙,因为东方有限公司(E&O)要在丹绒道光岸外建几个人工岛。这是该公司的斯里槟榔第二期发展计划。根据计划,它需要3,310万立方米沙。它将会到霹雳红土坎岸外挖沙。因此,这个计划不仅将破坏丹绒道光岸外渔场,也将破坏红土坎岸外的渔场。

看来,海洋生物、渔民生计,对发展商和批准计划的有关部门,都是次要的。

不过水利灌溉局还承认,出现了许多河沙开采场,带来许多问题,如河岸崩蚀、河床遭破坏,河岸防护地带遭挖掘,水质变坏(见该局2009年《河沙开采管理规则》)。当开采沙、石和其他矿物的速度超过它们自然生成的速度时,就会产生环境问题。

挖河沙使河道不稳定和杂物沉积,曾破坏如桥梁、公路和水管等公共设施。它也影响有关地方的生物,如被驱赶和生存的环境已改变。挖沙也破坏沿河的植物,引发土蚀,污染水源和减少有关地方的动物种类。

要确定一条河可挖的沙量,必须知道其地形、水文和水流压力,然后才能决定可采多少沙,才不至于造成该地,或附近,或上流,发生大量土蚀或情况变坏。

要决定可在哪里采沙,采多少沙,采多久沙,需要有一个参考规定,即大家能接受的,保留河道物质结构和生物量的最低要求。可是,在我国,当局批准采沙根据的是行政上的条件,没考虑影响生态系统的技术层面。

此外,只有挖沙范围达50公顷或更大者才需要做环境影响评估。对采沙所积累的影响,我国政府部门,如环境局,从来没做过任何研究。

看来采沙者的势力很大,能四处破坏环境。本该保护天然资源的公务员却和他们配合,或者照顾为收取采沙费的有权势者,对此类事情无动于衷。

采沙已造成破坏,即使要恢复一些被挖河沙的环境,也要几年或几十年。减少破坏的唯一方法是严格控制发出采沙执照,而且开采不可超出自然的,水流压力方面的各种限度。

政府应停止所有填海工程,拒绝需从某处采沙和运沙到某处的填海造地的计划。

我们促请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修改发采沙执照的法律和程序。负责保护天然资源的有关部门应无畏无私地负起责任。不处理采沙问题,对我们的环境、生命和生活就可能造成严重的破坏


马来西亚自然之友主席
莫哈末依里斯局绅
2013年10月22日

 

Join Donate